【中国科学报】第四届化学与环境工程前沿论坛

作者:万搏体育 | 2021-02-08 05:28

  作为国家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和全国自然科学与高新技术的综合研究与发展中心,建院以来,中国科学院时刻牢记使命,与科学共进,与祖国同行,以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为己任,人才辈出,硕果累累,为我国科技进步、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贡献。更多简介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中科大”)于1958年由中国科学院创建于北京,1970年学校迁至安徽省合肥市。中科大坚持“全院办校、所系结合”的办学方针,是一所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为主、兼有特色管理与人文学科的研究型大学。

  中国科学院大学(简称“国科大”)始建于1978年,其前身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12年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国科大实行“科教融合”的办学体制,与中国科学院直属研究机构在管理体制、师资队伍、培养体系、科研工作等方面共有、共治、共享、共赢,是一所以研究生教育为主的独具特色的研究型大学。

  上海科技大学(简称“上科大”),由上海市人民政府与中国科学院共同举办、共同建设,2013年经教育部正式批准。上科大秉持“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培养创新创业人才”的办学方针,实现科技与教育、科教与产业、科教与创业的融合,是一所小规模、高水平、国际化的研究型、创新型大学。

  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中国科大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2021年招收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报名公告

  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中国科大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2021年接收“推免生”章程

  2020年南昌大学-中国科学院稀土研究院“稀土专项”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申请-考核”制招生公告

  8月19日—20日,“第四届化学与环境工程前沿论坛——工业水污染控制与可持续发展”在北京召开。

  会议上,大会执行主席、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研究员曹宏斌指出,处理工业水污染应着眼生产全过程,建立一种基于污染物全生命周期综合优化的“全过程污染控制”(Whole-Process Pollution Control,WPPC)的新策略。

  “一直以来,科研人员往往习惯于把生产过程和末端处理两个环节分开来考虑。”曹宏斌对《中国科学报》表示。但是,他带领研究团队在实践中发现,对于我国目前的产业结构,单纯依靠清洁生产或末端无害化处理,往往难以实现工业污染的低成本达标处理,企业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甚至导致生产过程无经济效益。

  他认为,如果把生产过程作为整体考虑,不片面追求某一个环节的最优,就有望解决工业水污染难题。“这并非清洁生产和末端无害化处理的简单加和,而是利用系统工程的思路,将产品生产过程与污染物无害化处理过程作为一个整体统筹考虑。比如,整个工艺中涉及的物质能够在更大范围内循环利用,形成整体工艺的优化。”曹宏斌强调。

  基于这样的认识,自2001年以来,曹宏斌课题组在钢铁、有色、煤化工等行业开展了诸多具体案例研究。2018年前后,研究人员在国际上率先提出“全过程污染控制”的定义,并详细阐述了其内涵。成果在最近一期《工程学》上发表。

  新方法有效指导了研究团队的科研工作。例如,在煤化工水污染控制中,通过对相关污染物物化、生物性质研究及全生命周期分析,对生产过程产生的一些毒性难降解有机污染物质,可在分离过程中经萃取剂优化设计,在不增加成本的前提下,在萃取阶段就把这些物质脱除,满足生物降解的要求,进而实现综合优化。“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形成最优工艺。”曹宏斌表示。

  这一新方法在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以下简称“水专项”)中集纳。目前,新方法指导下形成的技术已有100多套工程、70多家公司开展应用。该团队“全过程优化的焦化废水高效处理与资源化技术及应用”获得201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此次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侯立安作题为《新膜法处理冶金石化废水的发展前景》的报告。与会专家从不同角度介绍了在“水专项”支持下,流域水污染治理、环保技术产业化、工业污染防治等领域取得的积累与经验成果。

  8月19日—20日,“第四届化学与环境工程前沿论坛——工业水污染控制与可持续发展”在北京召开。

  会议上,大会执行主席、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研究员曹宏斌指出,处理工业水污染应着眼生产全过程,建立一种基于污染物全生命周期综合优化的“全过程污染控制”(Whole-Process Pollution Control,WPPC)的新策略。

  “一直以来,科研人员往往习惯于把生产过程和末端处理两个环节分开来考虑。”曹宏斌对《中国科学报》表示。但是,他带领研究团队在实践中发现,对于我国目前的产业结构,单纯依靠清洁生产或末端无害化处理,往往难以实现工业污染的低成本达标处理,企业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甚至导致生产过程无经济效益。

  他认为,如果把生产过程作为整体考虑,不片面追求某一个环节的最优,就有望解决工业水污染难题。“这并非清洁生产和末端无害化处理的简单加和,而是利用系统工程的思路,将产品生产过程与污染物无害化处理过程作为一个整体统筹考虑。比如,整个工艺中涉及的物质能够在更大范围内循环利用,形成整体工艺的优化。”曹宏斌强调。

  基于这样的认识,自2001年以来,曹宏斌课题组在钢铁、有色、煤化工等行业开展了诸多具体案例研究。2018年前后,研究人员在国际上率先提出“全过程污染控制”的定义,并详细阐述了其内涵。成果在最近一期《工程学》上发表。

  新方法有效指导了研究团队的科研工作。例如,在煤化工水污染控制中,通过对相关污染物物化、生物性质研究及全生命周期分析,对生产过程产生的一些毒性难降解有机污染物质,可在分离过程中经萃取剂优化设计,在不增加成本的前提下,在萃取阶段就把这些物质脱除,满足生物降解的要求,进而实现综合优化。“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形成最优工艺。”曹宏斌表示。

  这一新方法在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以下简称“水专项”)中集纳。目前,新方法指导下形成的技术已有100多套工程、70多家公司开展应用。该团队“全过程优化的焦化废水高效处理与资源化技术及应用”获得201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此次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侯立安作题为《新膜法处理冶金石化废水的发展前景》的报告。与会专家从不同角度介绍了在“水专项”支持下,流域水污染治理、环保技术产业化、工业污染防治等领域取得的积累与经验成果。


万搏体育